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
       
國內資訊 權重動態 國債期貨 
滾動新聞 融資融券 期指日評
國內評論 期指在線 期指要聞
熱點解讀 期指專題 研究報告
期指行情 成交持倉 期指工具
期指入門 投資技巧 期指法規
論壇 期指博客 期貨講壇
視頻 期股風向 專家連線

程序化交易的黑箱(上)

  • 字號
2012年12月29日07:59 來源:和訊網 

  揚韜

  市場的機會就擺在那裏,未免讓高手心癢難耐。所以,中國的程序化交易已經起步了。只是,遠景燦爛,不意味著這口飯好吃。最重要的是,如何打開程序化交易的“黑箱”呢?

  過去十五年,我曾有幸遇到過三位勤奮的股市研究者。每人都很用功,很刻苦,但很不幸卻都走了彎路。

  第一位是中年人,1997年的時候來找我,帶著一書包的研究資料,希望與我交流切磋一下。打開書包,厚厚一疊資料,全是密密麻麻手寫的小字,還有一張張圖表,全是手工畫的趨勢線和波浪線。看得出,幾年辛苦,期望幾分香甜。可惜,那時候我早已轉向基本分析,對波浪之類的東西沒什麽興趣,只能勸回。

  2002年,一位南方的小夥子帶著三大本書稿遠道而來,希望我做一下評判、寫個序言。打開書稿,讓人有點頭疼,竟然是與股市實戰相關的純K線戰法研究。彼時,我沈醉於量化投資研究,而國內證券市場正在興起數學金融,K線之類的東西未免太落伍了吧。雖然透過書稿,能看到他的認真和辛苦,但我也只能婉拒了。不過,他是幸運的,兩年後,三本書都出版了,據說賣得還不錯。再後來,他也小有名氣了,還創辦了一家私募投資公司,只是私募產品的業績欠佳而已。

  今年初秋,一位西部的年輕人又慕名而來,他帶來的是筆記本電腦裏的程序化交易系統,在上海灘闖蕩許久,卻未見成果,希望我給鑒定和評判一下。此時,程序化交易正在中國證券界大行其道,看起來還是一個很前沿的課題。只是,見面後,我多少有點失望。他使用的是市面常見的交易軟件,編寫的是相對簡單的東西,但問其原理,他卻三緘其口,顯然顧忌到自己的知識產權問題。拋開細節詢問,才知道用的是類似於均線戰法的東西,理論未見創新,程序未見突出,回報率不高,回撤率卻太高。

  拒絕人是困難的。我詢問了一下他的個人情況,原以為只是二十多歲的小青年,卻不料早已讀完研究生了,這位先後畢業於名牌大學數學系和計算機系的碩士,2007年曾經在股市大賺,隨後就對市場一腔熱情,竟然辭去在外企的工作,快四十歲的人了,還暫緩與女友結婚,一門心思鉆入金融研究領域,力圖搞出點名堂來。但積蓄用完,卻找不到在市場的容身之地,只得訕訕而回。

  這麽多年股市的低迷,多少優秀青年,將大好韶光浪費在股市中,疲於奔命卻難以賺錢,耗費了青春更耗費了金錢,讓人嘆惋。對於不是科班畢業於金融領域的年輕人來說,如果在股市中找不到合適的方向,切不可貿然丟掉原來的飯碗轉戰股市。而一眾醉心於股市研究的人,更應該警醒,如果不能選準方向,則研究越深,傷人越深!

  最近流行於中國金融市場的程序化交易的研究,也存在類似的問題。

  程序化交易,說簡單點,就是讓電腦執行研究、分析、決策、交易的投資全過程。選什麽品種,是買還是賣還是對衝,數量多少,持倉時間長短,止損止盈與否等等,都不再有人的主觀參與,而是完全把設計好的程序交給計算機去執行。看起來,人隱在背後,機器唱主角,但機器畢竟聽命於程序,而程序是人設計的,所以,從本質來說,這是一種人機對話的模式。

  程序化交易最早被對衝基金使用。1950年代,美國市場才誕生了第一只對衝基金,隨後幾十年,美國市場的對衝基金越來越多,量化投資登上舞臺,隨著計算機技術的發展,程序化交易逐漸成為對衝基金的主流。2008年,全球金融市場崩潰,但依靠數量化投資的大獎章基金獲得了逾80%的費後收益率而傲視群儕,它的創立者西蒙斯更創下了持續20年年化超過60%的收益率,將股神巴菲特遠遠甩在身後。至此,新的神話出爐,西蒙斯成為程序化交易者崇拜的新偶像。

  最近三年,中國證券市場萎靡不振,無論多麽牛的投資者,都在市場面前進退維谷,而依靠數量化投資的一些準對衝基金則開始嶄露頭角,程序化交易由此進入中國金融市場,並有日益燎原之勢。相關的講座、座談會、交流會接踵而至,美好的前景似乎就在不遠的將來:美國市場有超過2萬億美元的資金專事程序化交易,一些主要市場的近五成交易量來自機器下單,而中國的市場,尚屬空白,潛力巨大。

  事實上,程序化交易在此時走入中國,離不開市場發展的背景。目前,中國內地股市正在交易的股票近2600只,債券和基金也上千只,純粹依靠人的主觀分析和研究,已經很難獲得有效成果。五年前,市場還有一批研究者每天研究上市公司公告,並可不時發掘一些投資機會。但如今,季報披露與年報和中報重疊,要在三四個月內看完五千多份公司定期報告,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程序化研究和選股是勢在必然。這為中國未來的程序化交易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  但程序化交易在中國雖然說前景無限好,只是市場自身的陰霾,卻給這個新興的工具平添了一些障礙。首先,歐美市場的股票是T+0交易,為像西蒙斯這樣的數學高手創造了高頻乃至超高頻交易的舞臺,他們可以抓住市場的瞬時變化,在毫秒級的運算中捕捉住稍縱即逝的交易機會——而這種交易,是包括了買和賣的超短線交易的。中國股市人為設置的T+1交易,就此熄滅了所有超短線交易者的夢想火焰。

  其次,對衝基金的核心是買賣同時進行,消除系統性風險,賺取市場偏差的可能利潤,所以,他們必須同時建立多頭和空頭的倉位。在歐美市場,這是不成問題的,但中國股市天然地只能做多,卻一下子堵住了所有通向套利交易的大門。最近兩年,融資融券交易才姍姍來遲,但融券數量少得可憐,即便將來轉融通能實行,融券的數量可以增加,卻也不能簡單賣空。

  問題遠不止如此。在美國,對衝基金融資融券的成本最低可以到年息0.5%,這使得對衝基金的資金和股票使用成本極低。但在中國,融資融券的綜合年成本超過10%!在一個波瀾不驚的市場裏,這幾乎讓套利者寸步難行。

  當看到這些攔路虎的時候,程序化交易者卻仍信心百倍:股市不行,可以轉戰期貨市場。沒錯,如果說程序化交易要在中國蓬勃發展,目前唯一的出路是期貨市場。但中國的期貨市場規模雖然已經達到2000億元,卻仍顯得容量太少,不適合數百億資金的基金行事,這將制約對衝基金的發展規模。相比之下,美國的外匯交易市場日均交易量就超過3萬億美元(而中國目前還沒有發達的外匯市場),各種債券的日交易量超過1萬億美元。

  就算可以從事期貨的程序化交易,中國市場的另一個天然屏障是交易費用的高昂。國外一些對衝基金實施的超高頻交易,每天可以有數萬乃至幾十萬筆交易,靠的是低廉的交易傭金(比如傭金包幹制等),而國內所有交易所的收費都是天文數字。如果在中國期貨市場從事高頻交易,無非是給交易所和經紀商打工而已,談何賺錢!

  當然,對於有心人、聰明人來說,這一切,也許都不是問題。市場的機會就擺在那裏,未免讓高手心癢難耐。所以,中國的程序化交易已經起步了。只是,遠景燦爛,不意味著這口飯好吃。最重要的是,如何打開程序化交易的“黑箱”呢?

  對每一個意欲在這個領域深入發展的人來說,首先都要問一下:沒日沒夜地辛苦工作、鉆研、編程,會不會南轅北轍?你的“黑箱”裏準備裝點啥進去呢?會不會像本文開頭提到的三位研究者一樣,播下的是龍種,收獲的是跳蚤呢?(未完待續)

  (作者為職業投資者,經濟學博士)

  本文原載2012年11月10日《第一財經日報》

相關新聞

相關推薦
我有話說 已有0位網友發言
自動登錄
用戶名: 密碼:

正在驗證用戶信息...

期指精品推薦

推廣
熱點

  【獨家稿件聲明】凡註明“和訊”來源之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圖表),未經和訊網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。如需轉載,請與010-85650688聯系;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,並添加源鏈接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